• 江苏赣榆班庄30余农户联名发问:毁田卖土为何没了下文

      省自然资源厅地质勘查管理处处长张鹏隆在通气会上说:“为进一步摸清大同盆地深部高温地热资源情况,今年省自然资源厅会同省财政厅投入亿元对‘大同盆地重点地区深部高温地热资源’进行详查,目前该项目已完成政府采购。”(记者李全宏)(责编:曾帆、高丽)分享让更多人看到推荐阅读  本报上海3月21日电(记者田泓)记者了解到,上海将着力打造嘉定、松江、青浦、奉贤和南汇等5个新城,建设成为长三角城市群中具有辐射带动作用的综合性节点城市。

      最好的服务不是面对面而是键对健、心贴心。将来5G、6G主要是物联网,好多是不见人的服务。企业要基于数据库上线智能机器人服务,及时响应粉丝需求,提供智能化的在线服务。

      美国商会2019年3月发布的国际知识产权指数报告专门指出,中国在网络销售环境改善、药品专利执法等方面的成绩尤其突出。张志成表示,下一步,国家知识产权局将深入贯彻落实中办国办《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意见》,坚持严格保护、统筹协调、重点突破、同等保护,不断改革完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,综合运用法律、行政、经济、技术、社会治理手段强化保护,促进保护能力和水平整体提升。(责编:林露、李昉)分享让更多人看到推荐阅读  原标题:马德里体系商标注册量突破150万件近日,马德里体系商标国际注册量突破150万件,成为国际商标体系的重要里程碑。目前,该体系为全球122个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注册和管理提供了便捷且经济高效的解决方案。

    江苏赣榆班庄30余农户联名发问:毁田卖土为何没了下文

    原标题:如此毁田卖土为何没了下文  从2018年7月起,连云港市赣榆区班庄镇石沟埃村30余户村民就联名举报当地有人毁田卖土违法行为,可当事人至今未受处理,被破坏的良田成了半拉子荒地。

    近日,本报记者专程赴连云港进行调查。

      水库“长”大了10多亩  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,记者来到班庄镇石沟埃水库,水库中间有一座南北方向的土坝,将水库一分为二,坝西是一个面积10多亩的鱼塘。

    鱼塘西侧建有带院子的3间红瓦平房,占地约亩,房屋四周安装了监控探头。 平房西侧一块约2亩的地比路西的花生地明显矮了一大截。

    “原先与路西的花生地一样高。

    ”村民们说,这是基本农田,是被平房的主人、石沟埃村四组村民李兆六偷挖卖土造成的。   这块地,一半长了花生,花生矮小枯黄,一半杂草丛生,荒废着。

    村民们说,当年水库南面有个当地村民称为“小鐅壳”的土坝子,是10多户村民种的地,李兆六通过置换和购买的方式盘下后,挖运土方,扩大了鱼塘面积,水库面积也因此扩大了10多亩。   “坝西鱼塘是2010年以后形成的。 ”村委会主任孟宪团坦言,鱼塘不全是李兆六挖的,别人也挖了一部分,只不过李兆六挖得多一点。 孟宪团向记者证实,村里和水利站也曾向李兆六买过土方。 “除去支付挖机和运输费用,一车土方只赚了1元钱,总共运了七八百车。 ”在孟宪团看来,李兆六挖田取土,一方面是为了扩大鱼塘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平整门前的沟塘。   毁坏的是良田还是荒地  李兆六有没有毁坏良田?按照当地村干部和村民的说法,李兆六家门前原有一条南北五六十米长、2米左右宽、1米左右深的排水沟,上面有一座水泥管搭设的简易桥,李兆六为了建房,通过置换和买地的方式,把原先的南北路挪到西边与东窝子村4组李保雷承包地之间,将原先的排水沟进行了填埋平整,地势自然就低了。 李兆六对这一说法也表示认同。

      记者了解到,李兆六盖的3间平房,是2018年以看护鱼塘的名义建的,没有任何审批手续。 “考虑到这是李兆六唯一住房,就没有拆除。 ”孟宪团解释说。   孟宪华担任石沟埃村支书12年,直至去年7月才退下来。

    李兆六挖田取土是在他任上发生的。 不过,这位老支书称李兆六盖房所占农田是一般农用地,跟村民们所反映的基本农田有较大出入。

      李兆六所占用和损坏的地牵涉3户村民,分别是石沟埃村4组的李守功、李守进和东窝子村4组的李兆仁。

    记者从李兆仁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获知,他卖给李兆六的亩地是经过确权登记的承包地,属基本农田。

    “现在看上去虽然不影响粮食种植,但事实上已经破坏了土地的耕作层。 ”孟宪团说。

      “李兆六违法挖田卖土确有其事。

    ”担任包括石沟埃村等13个行政村在内的片长朱崇波坦言,自己也曾到现场制止过,被毁的耕地比路西的农田挖低了50厘米左右。

    “2018年以后李兆六就没再挖田卖过土”。

      破坏基本农田为何没受处理  石沟埃村,紧邻我省最大的人工水库石梁河水库,属丘陵地带,人均耕地仅亩。

    老支书孟宪华说,对有限的耕地资源,当地百姓看得很重,李兆六的行为在当地影响很大,多年来一直未受到处理,使不少村民多次联名上访,希望有关部门严格执法,责令其恢复土地原状,但一直没有下文。   原班庄镇分管国土资源管理的副镇长陈浩坦言,他曾多次接到群众举报李兆六毁田卖土,也曾组织人员到现场查处过,有一次夜间行动抓住了作案现行,并查扣了挖掘机。   令人诧异的是,班庄镇国土所上上下下对李兆六毁田卖土讳莫如深。

    时任班庄镇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董斌听到李兆六的名字,便立马表示自己已经离开班庄,不愿回答相关问题。

      耕地保护红线必须坚决守住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明确规定,禁止擅自在耕地上建房、挖沙、取土,以守住耕地红线。

    7月29日,自然资源部、农业农村部联合发文《关于农村乱占耕地建房“八不准”的通知》,要求地方各级自然资源、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在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,完善土地执法监管体制机制,加强与纪检监察、法院、检察院和公安机关的协作配合,形成合力,采取多种措施合力强化日常监管,务必坚决遏制新增农村乱占耕地建房行为,坚决守住耕地保护红线。   “保护耕地就是保护国家长治久安的生命线。 ”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督学、教授洪向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土地是乡村振兴的重要载体,耕地是我国最为宝贵的资源,耕地的利用关系到我国农业农村的可持续发展。

    因此,各级政府和自然资源主管部门一定要坚守耕地红线政策不动摇,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,严厉打击各类土地违法行为,尤其是在农村土地改革试点中以及土地流转实践中要把好关,决不能让一些人以改革之名行乱占土地、破坏土地之实。

    (丁亚鹏)(责编:唐璐璐、张鑫)。

    江苏赣榆班庄30余农户联名发问:毁田卖土为何没了下文

        为确保贫困户家庭学生上网课,为535人发放免费流量卡,送去智能手机等终端设备,保证他们不停课不停学;村卫生室信息化建设如期完成,全市118个乡镇卫生院和1345个村卫生室全部实现了“有终端、通网络、能报销”;通过组建工作专班、开辟绿色通道、加大物资保障和人员投入等方式,有效克服难题,如期完成了危房改造和饮水安全工程任务。  吉林市实施社会救助兜底保障行动,将符合条件的贫困人口、监测人口和边缘人口全部纳入保障范围;实施特殊困难群体关爱帮扶行动,针对难以治愈患者,因人施策及时救助救治,还为1392名不能到机构评残的贫困残疾人及时免费办理残疾证;实施政策性保障行动,为低保对象、特困人员、孤儿等困难群体共万人次发放价格临时补贴3014万元;实施法律援助行动,为贫困人口累计提供法律援助和咨询服务共2500人次。

      (新华网赵普凡摄影报道)牛晓炜(左)与监测员观看西黑冠长臂猿图片(3月3日摄)。新华网赵普凡摄牛晓炜走在森林中(3月4日摄)。新华网赵普凡摄一只西黑冠长臂猿正在鸣叫(资料图片)。新华网发(唐云摄)一只雄性西黑冠长臂猿在采摘树叶(3月4日摄)。

    江苏赣榆班庄30余农户联名发问:毁田卖土为何没了下文